血液循環的發現 

【資料來源:數理化通俗演義 理藝出版社】

第十五回

說真話 又一偉人被燒死

擺事實 生理科學終問世

-血液循環的發現

上回說到維薩留斯出版《人體結構》一書後,教會判他死刑,並通緝追捕。維薩留斯抱著自己一生冒死寫成的著作在課堂上當眾付之一炬,與學生們洒淚而別。從此他就離開意大利,遁入茫茫塵世,至老而不知所終。

但是在研究人體的這班人馬中,除維薩留斯外還有一位塞爾維斯(1529-1553)也是一個敢於叛逆的怪人。他本生長在西班牙,因寫了反神學的文章而被流放到國外,便在巴黎研究醫學。蓋侖的經典醫學書上說,人身上的血是由肝臟製造的,然後流到全身,由各處吸收,不再返回。而塞爾維斯經過解剖和觀察發現血液是從左心室通過肺動脈進入肺部,在肺血管中靠呼吸來的氧而改造成紅色,進入肺靜脈,再返回心臟,這便是肺循環,即小循環。這是一大發現,可在當時卻遭到一場大禍。當時人的習慣是,經典上說甚麼就是甚麼,只須看書,不必觀察實驗。特別對於人體,這是上帝所創造,只有權威者才能解釋,怎能輪上一般凡人來妄加議論。誰要提出不同意見,便是有違上帝,自然要處以極刑。布魯諾就是一例。塞爾維斯也是個寧折不彎,不肯說一句假話的人。一次,他居然將蓋侖的著作拋到火裡說:“讓這些胡說八道去見上帝吧。”這一下可不得了,大主教加爾文來找他的麻煩,將他逮捕起來,要他當眾認罪。殊不知這塞爾維斯和布魯諾一樣也是個極有骨頭的人,寧死也不肯放棄自己的觀點。結果正在維薩留斯的《人體結構》出版十年之後,1553年10月23日便被加爾文用大火燒死了。其慘狀與前面寫過的布魯諾受難不相上下,筆者這裡實在不忍再述,只從恩格斯的一句話裡就可知一斑:“塞爾維斯正要發現血液循環過程的時候,加爾文便燒死了他,而且還活活地把他燒了兩個鐘頭。”

正是:

為求真知不惜身,明知有虎虎山行,

死亦不怕何懼火,真金一塊留後人。

正如革命事業一樣,科學事業也前仆後繼,自有後來人。在醫學研究上維薩留斯之後有個塞爾維斯,塞爾維斯之後又出了一位人物,這就是英國的哈維(1578-1657)。這哈維16歲入劍橋大學,後立志要學醫又到意大利的帕多亞大學求師,在這座20年前維薩留斯曾講過學的大學獲得醫學博士學位,32歲便成了皇家醫學院的會員。他醫術高超,先後擔任了國王詹姆斯一世和查理一世的御醫。他研究醫學不但像維薩留斯、塞爾維斯那樣重視觀察,還進一步對比實驗。這天哈維在一間大教室裡準備了一個講座,他事先宣佈將有驚人的發現公佈於世。被邀請來聽講的有政界的頭面人物,有自己的一些好友,還有許多自動來看熱鬧的市民。這個講座卻也奇特,前面除黑板、粉筆之類的教學用物外,桌子還有幾籠子小動物。人們入座後靜悄悄地都想聽聽哈維到底有甚麼高論。誰知哈維往前一站並不說話,卻嗖地一下從鐵絲籠子裡提出一條數尺長的青花蛇來。前排的人大吃一驚,忙向後面躲閃。哈維卻微笑著將蛇撫摸 一下,平放桌上,撿起一把小刀,“嘶”地一下,拉開個一寸長的口子。這時他才開講:“我先來講一下心臟在人身上到底有甚麼用。我今天選擇蛇來演試,是因為這類冷血動物心臟收縮間歇長,容易看清,而且心臟露出體外後還能繼續跳動一會兒。你們看,現在它一收縮就變白了,這說明血液被擠出心房,再一擴張時又紅了,這說明血又進了心房。心臟在人體內就是這樣一個小泵,一輩子不停地一收一縮,將血液在全身鼓蕩運行。”這時幾個膽大一點的人便真地圍上去看這條心臟還在收縮的蛇。哈維乘大家議論之時,便返身在黑板上寫下:1心臟的功能。接著,他又從另一隻籠子裡提出一隻兔子,他摸住一個地方說這是動脈,心臟收縮,血進入動脈,所以它就變粗“現在我們就來具體觀察一下。”話猶未了,他一刀切開那根動脈管,血就如箭一般地射出來,前排的人又是一驚,一陣騷動。他又轉身在黑板上寫道:2血在血管裡的流動……

下面坐著的不是些小姐少婦,就是達官貴人,還有那街上隨時擠進來的行人,他們何曾見過這種場面,聽過這種演講。只見哈維那雙血淋淋的手,一會操起寒光閃閃的尖刀,一會又拈起粉筆頭。有膽小的早嚇得不敢作聲,有的則悄悄罵這個劊子手醫生,有認真研究問題的便站起來高聲說:“哈維先生,按照蓋侖的說法,血是從肝流到全身後又被吸收的,就算你說是從心臟流出的,又怎麼證明他不是被全身吸收掉了呢?”哈維笑一笑說:“你問得很好,現在我們讓數學來幫醫學的忙吧。你看,這隻兔子的血已經流完,共有這麼一小碗。如果是肉能吸收血的話,只這麼一小會兒怎麼能吸收這麼多呢?我測定過,人的心臟每跳動一次,可以擠出二英兩血,每分鐘跳72次,20分鐘送出的血就相當於一個人的體重,如果這血不循環回去,身體裡那有這樣快的速度來不斷製造它呢?”這時又有一人站起來發問:“哈維先生,你雖然解剖了80多種動物,但人總是和動物不同,你又怎麼能證明人體的血液也是在循環著的呢?”

“請放心,我不會在這裡用刀解剖自己,可是我卻可以證明這個道理。”哈維一邊開著玩笑,一邊拾一根繃帶,在自己的肘下緊緊地扎了一圈,說:“請你們誰來摸摸,你看這動脈血管靠近心臟的一頭是鼓的,另一頭卻是癟的,靜脈血管又正好相反,這不正說明血是從心臟出來,在身上繞了一圈後又返回心臟嗎?”這下教室裡突陷入一片沉靜,人們開始相信這個新奇的推論了。哈維見再無人提問,又轉身寫道:3血液的循環路線:

大靜脈→心臟(右心室)→肺動脈→肺靜脈→心臟(左心室)→大動脈

這次演講之後哈維名聲大震。可奇怪的是上門求醫的人反倒突然減少。後來才知道是因為那天他那血淋淋的雙手著實嚇壞了不少人,這個文靜的醫生竟如此刀下無情。也有人說他膽大妄為,靠殺幾隻小動物,搜集一點證據就要來推翻聖人蓋侖,於是乾脆送他一個外號叫“循環醫生”,這個詞在拉丁文裡是走江湖賣藥的意思。哈維聽到這些倒並不以為然,他哈哈一笑說:“正好,上門的人少點,我可以騰出手來去寫我的書。”於是他便將十幾年辛苦積累的解剖資料分門別類,悉心推敲,專心著起書來,到1628年一本《心血運動論》終於問世。別看這本只有67頁的小冊子,卻是一座醫學史上的里程碑,它徹底推翻了蓋侖在醫學界統治了1400多年的理論。後來恩格斯都認為是“哈維發現了血液循環而把生理學(人體生理學和動物生理學)確立為科學”的。這年他正好50周歲。他已經估計到這本書會遭到傳統勢力的反對,所以在書中特別小心地寫了一段聲明:

“關於血液流量和流動原因方面尚待解決的問題是如此新奇獨特,聞所未聞。我不僅害怕招致少數人的嫉恨,而且想到我將因此與全社會為敵,不免不寒而慄。匱乏和習俗已成人類的第二天性,加之過去確立的根深蒂固的理論,還有人們尊古師古的癖性,這些都嚴重地影響全社會。然而木已成舟,義無反顧,我信賴自己對真理的熱愛,以及文明人類所固有的坦率。”

哈維的這本《心血運動論》出版後自然引起一場大轟動,朋友們紛紛祝賀,而蓋侖學派的守舊份子卻群起反攻,不過他們都拿不出什麼證據,哈維倒也不怎麼介意。這天又有一位醫生捧著那本新印出的《心血運動論》上門求教。他一進門就將書“啪”地一聲摔在桌子上,拖長聲調說:“好一個新理論,沒有弄清事實就敢吹什麼發現了循環,真是欺世盜名。”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事實,書中不是清清楚楚地記錄著解剖事實嗎?”哈維以為這又是一個舊經典的衛道士殺上門來,也沒好氣地拍案而起。

“朋友,先不要著急。你說靜脈、動脈它們一頭通過心臟、肺臟來交換相通,那另一頭呢?”

“另一頭像大樹變成細樹枝一樣佈滿全身,然後相通。”哈維大聲回答。

“在身上靠什麼相通,請拿出證據。”

這一問不要緊,哈維一下跌坐在椅子上。看來此人真是個行家。他的理論,所有的事實已經拿到九十九分,可是就差這一點他實在捕捉不到,所以到現在也只能算是一個假設,此人怎麼會抓得這麼準。他這想著,不覺心裡一慌,一時又答不出話來,臉上滲出了一層薄汗,就忙客氣地說:“請問貴客尊姓大名?”

來客見狀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聲來,輕輕道出了自己的姓名。哈維一聽驚呼一聲,原來是你。

來人究竟是誰,且聽下回分解。